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王思雨:但做新闻莫问前程|我的实习生手记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9

  慢慢地有人看到传统媒体在浪潮过后,经历的阵痛与转型;有人感受到新媒体在流量之外的勃勃生机。漫游在不同的行业和岗位里,实习生们前行的足迹渐渐串联,勾勒出一篇篇动人的故事。

  在探索新世界的过程中,你曾面临怎样的新奇挑战?又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当你告别实习生的身份后,你想如何讲述实习的体会?

  本期分享的主人公王思雨,是汕头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22届本科生。在校期间曾任校园媒体《汕头草根播报》主编,先后于深度训练营、南方周末社会新闻部实习,曾被评为深度训练营七期年度最佳实习生。

  以下是她的自述——四月是春招的黄金期,因为需要准备考研复试,我放弃了春招。

  其实按照以往的性格来说,我很明白“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但是就这一次,我鬼使神差地坚信自己一定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结果也是会心一击:离复试通过只有一“分”之遥。还没等我从考研的失落中回过神来,四月就过去了。五月的岗位更少,大厂的职位基本上已经关闭。

  最初考研的目的比较功利,我觉得本科学历不太够,需要更高的平台让未来的求职更顺利。但我现在意识到如果要进一个更好的平台,不一定只能走学历这一条路,尤其在媒体行业,可能采写编的能力更重要。

  有时会觉得备考研究生是走了一段弯路。我把最近写的文章给南周的一位师兄看,他的第一感受是写得像论文,其实我隐约也感受到了。当时很绝望,备考一年的收获居然是我的文风歪了,写作习惯一时都扭不过来,我觉得这个研考得亏大发了。当然,我也不否认备考的一年中,看过的书让我的思维眼界有所拓展。

  职业探索和规划的过程中,我也想过换赛道,去其他行业。不管来自学界还是业界,我经常听到这样一句话:记者是一个性价比相对较低的职业,这不仅是指薪酬方面。

  但媒体人总在观察、记录不同行业,会更真切地感受到有得必有失,各行有各行的不易。我感觉好像所有职业都不是特别稳定。比如我常读的公众号像人物、三联周刊、谷雨等媒体的选题经常聚焦在互联网领域,毕业后文转码,失业后程序员考公......职业选择仿佛成为一种时代选择的循环,但我暂时不想踏入其中。

  既然如此,不如选择自己喜欢且相对擅长的行业。我在校媒入门,积累了独立采访专业人士的经历,和编辑一对一讨论改稿的经历。传统媒体的实习则带着我深入,让我有了做采编工作所必需的前期积累,比如收集资料、采访、核实信息等。王思雨和校媒「汕大青年」故事的开端

  在实习中,除了学到技能,我也对行业和社会新闻这个条口有了新的认知:钦佩前辈们见证了那么多事件,始终保有对报道社会事件的热情和专业严谨的态度,永不懈怠,保持着很有战斗力,很有激情和生命力的状态。

  做热点的记者们很酷,比如南周的高伊琛老师,很多突发的热点稿件都是她在做,我跟过一次,节奏非常快。我参与的是长沙自建房倒塌稿件的写作,中午一点多事情发生,我们三点开始做这个题,五点交稿。那两个小时之内,我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屏幕,精神状态高度集中,这种争分夺秒的感觉很有意思。

  也因为那篇稿子的时效性比较强,我以往每次打电话之前还会犹豫几分钟,稍稍给自己做点心理建设,但那个下午完全没有时间让我再考虑这些,可以说是第一次打电话打到脱敏。有段时间状态很差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张表情包,图上的文字大意是INFP自厌起来就是各种“摆烂”“想死”,混沌起来就是“杀杀杀”。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和我在做报道时的心态有点类似。平时摄入太多负面新闻时,我经常觉得“这个世界快点爆炸算了”。但如果这个题能做的话,我又觉得好像“世界还有点救”,等跟完这个选题就好。

  其实我觉得如果要干这一行,需要有一种阿甘精神。当然,现实中失望次数多了,要有这种理想心态是很难的。我也在慢慢探索,这里有三点小技巧先和大家分享:

  尽可能珍惜每一次采写的机会,不要害怕实践,多尝试,这也是保持新闻敏感的方式。

  担心自己被采访对象拒绝是新手实习生都会有的状态。但我的亲身体验是随着实习深入,这种心态会改变,从害怕被拒绝变成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对方答应我的采访。

  我第一次采访政府公职人员时遇到了大部分记者都会遇到的问题:被踢皮球。一开始,我还能耐着性子一个一个打电话。但是渐渐地,我开始觉得烦躁。不过我又会松一口气:对方是公职人员,就算我和编辑老师说我采访不到他,老师应该也能理解。

  开始在南周实习后,有一次又无可避免地遇到了需要采访政府的情况。但我的心态稍微变得不一样了,当时,我已经按照对方的要求发送了记者证编号和采访函,但是当我再打电话过去时,对方就开始玩消失了。

  我一边联系对方,一边跟记者反馈进度:上午打了几个电话,对方一直说某科长不在;下午打了几个电话,依然没有消息;尝试联系了哪些人去突破联系方式,结果如何;跟政府机关的沟通进度如何等等。可能是因为我的反馈频繁,老师直接打来电话让我不要焦虑。接到电话时,我还有点懵。王思雨生活照 拍摄于浙江乌镇

  这件事最终是记者找了在《南方日报》工作的同事帮忙才解决的,日报的记者老师经常和政府打交道,给的反馈也是这位科长很喜欢玩消失。这种情况下,问题不在我们,是采访对象本身的问题。我可能稍微安心一些。

  当然这个例子比较特殊,一般来说,要突破政府部门公职人员时,记者老师建议首先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很急,说明诉求即可。最好是能找到熟人去突破。

  其次,和政府打交道要有耐心,如果对方表现出不愿意接受采访,可以试试这样劝服:我们写这个报道也是希望能够做一些正向的引导和宣传教育,比如最近某法案通过或是我们看到最近这边发生了某事,所以想就某方面做一些报道。一开始姿态稍微放低一点,借一些形势,尽量不让对方感受到对抗性。

  有时失败的原因不是我们做的不够好,而且每参与一次采访,也会有一次采访的收获,所以遇到机会就要大胆尝试。

  如果一开始进入不了采访状态,有两个方向的解决途径:一是先从一些相对好聊的采访对象入手,跟他聊完,可以积攒勇气,再去找那些不敢联系的人;二是大家可以找几个关系不错的,或是有兴趣一起合作选题的人组队,联系采访对象时,心里也更有底一点。哪怕被拒绝了,这份沮丧也是大家一起消化,彼此可以打个气,鼓励一下。所以我觉得深度营特别好的一个地方就在于:作为刚起步的实习新人,可以不用一个人去面对初次采访出现的焦虑甚至恐惧,在这里,你可以与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小伙伴携手同行。

  这一点对准媒体人来说非常重要。网上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反转新闻。很多时候,当某个热点事件发生之后,短时间内就会看到关于这件事涌现的无数种说辞,媒体人一时之间也很难分辨真假。这时,克制被带跑的情绪,依据确切证据理性分析是我们在媒体行业实习或者未来工作的基本原则。

  不过,对于某些社会事件,情绪本身也是一种重要的力量。我们可以选择转发、点赞,让事件拥有更高热度,从而让事件有被相关部门重视和解决的可能性。但是关于最终的真相,我们还是需要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

  比如之前卖熟食被打假的热点事件(关联稿件:):一位男子在毛妈妈土特产店先买了3碗熟食,之后又买了150碗。第二次购买后,他向市场监管局举报产品没有贴标签,是三无产品。毛妈妈这边发布了一个视频,让一位老奶奶出镜说自己是手工作坊,没有食品质量安全问题,还把男子的购买记录发了出来,质疑对方。

  当时很多网友看了这个事情后,在评论区留言,表达了对老人的同情和对店铺的支持。但实际上,这个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当时跟着高老师做这个题,在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更多隐情。王思雨在南方周末

  简单来说,双方都存在一定问题:一方面,男子说自己不是为了要索赔,他觉得自己是懂法的、较真的消费者,但是他在接受我们采访和接受其他媒体采访的时候,说辞之间有矛盾:一开始他说在同事那里得到店家的联系方式,后来又跟我们说,在小红书上刷到的这家店。比较有趣的是,他接受采访时甚至教记者怎么写稿有热度。

  但是毛妈妈这边也并不像发布的视频那样弱势。他们的店并不是纯手工经营,而是具有一定生产规模的作坊;其次那家店的实际经营者是老奶奶的儿媳,还是当地的县人大代表;而且店铺里的产品也是当地很知名的带货产品。

  对于非媒体行业的人员来说,普通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们可能不会了解到这么多。但是媒体人一定要去了解更多。对于实习生来说,具体的做法有:关注多个媒体发布的稿件,做信息的交叉验证,并拆解前辈们如何切入分析问题,思考不同的切入点。

  我最开始进入新闻专业是随便选的,然后学着学着发现好像有点意思,再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也不知不觉走过了一段距离。于我而言大概是,新闻理想这个概念本来是没有的,直到在一次次与新闻、新闻人的接触之中,才慢慢有了一个从模糊到清晰具体的轮廓。

  大二的时候,我有一门《新闻作品评析》的课程。授课教师是李军老师,之前在南方都市报从业十多年,在那个年代,报纸的社会影响力远甚现在。

  在这门课上,她给我们看一些很有现实意义的深度报道,比如、,还有李海鹏老师的。这样的报道看得多了,我能够感受到报道可以推动整个社会变得更好,觉得很了不起,也会满怀希冀,觉得自己正在做的、将要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但随着接触行业的时间变长,我发现一篇报道从发生到发出,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在教科书里看到的理想状态,所谓生产新闻是在一个特定的场域之中,不可避免地会牵扯更多的现实因素,而这个权衡的过程可能是让新闻理想逐渐黯淡的过程。所以我觉得现在能继续坚持做内容的媒体人都很了不起。

  方可成老师有一句话:虽然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但是好在还没有到什么都做不了的地步。很多前辈老师提到过这一点,我也有类似感受。有些稿子发出来之后,你知道它的宿命很可能就是404,但我们抢的就是它从发出来的那一刻到它404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如果有更多的人看到了这篇文章,并且因为这篇文章改变了一些想法,或者让他了解到更多关于这件事情的概貌,这篇稿子就是有意义的。

  如果你抱有理想,我觉得最好找到一个方式支撑自己继续做下去,不管是看动漫也好,和朋友交流也好。对于持续做内容的人来说,内心都应该有一片乌托邦,可以让你继续相信一些东西。

  我很喜欢《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有段台词感触也比较深:“读那么多书,就是要找出一个以后做人做事的道理,如果到头来还不能勇敢地相信它的话,做人有什么意思。”

  我始终觉得,在媒体行业实习是一个提前与社会各方面接轨的过程。虽然每一次的失落累积起来会产生理想和现实的落差感,而当你在怀疑曾经坚信的价值观时,有人对你说,坚持自己的信仰这件事本身就有重大意义,其实是会很受鼓舞的。一、关注微博热搜和个人兴趣点

  我在深度营出的第一篇稿子是从微博热搜榜上得到的线索——成都一家公司惩罚员工吃“死神辣条”。我顺着微博找到了当事人的联系方式,采访了当事人。上午报题,下午采访,晚上凌晨一点的时候出稿。因为选题来自微博热搜,所以稿件有时效性的限制,对出稿的速度要求比较高。后来和冬艳合作的月经羞耻和晒单骗局的稿子,都是从微博热搜上找到的灵感。

  自己的兴趣爱好或是关注的垂直领域KOL发布的消息也很重要。我是苏打绿铁粉,有段时间,主唱和经纪人发生一些音乐版权方面的纠纷,我当时就写了一篇台湾摇滚乐队相关的文章。因为我关注他们的时间很久,这方面的了解也会相对比较多。刚好那段时间他们因为这件事上热搜,有了一定的话题度,我就写了。

  像这种稿件需要自己平时有一定的积累和了解,等到某一个契机——刚好你关注的东西有了一定的讨论度,你就能够迅速地做出一些有“圈内人士”视角的作品。

  有一段时间,《江南百景图》特别火,我们在群里讨论游戏,聊着聊着发现可以做稿子,我们4个人就一起合作,做了关于游戏生态的解析。再比如小米十周年之前,我随意在群里转发了一个关于雷军的鬼畜视频,当时只是觉得很有趣。没想到Rick说我们可以做一个小米十周年的选题。

  但是这种偶然聊出来的选题,也会有问题。我对小米,包括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史了解得并不深刻,只能凭着感觉写,最后出稿的效果不是特别的好,基本上是让rick帮我重写了一次,所以记者在做选题之前一定要想好写什么,把握有多大,最好提前和编辑沟通好想法。

  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谭谈交通》很火的时候,阿娇老师在群里问有没有想去采访谭警官的,我就举手了,因为我觉得这个题有趣。

  说实话,那篇文章是目前为止我写过的所有文章当中最难写的一篇。在我采访谭警官之前,已经有很多媒体对他进行了报道,我记得有「人物」,B站公号还有新京报旗下的「剥洋葱」。尤其是B站那篇,文章很长,接近一万字。他们好像已经把我可以做的东西都做完了,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做差异化的内容。

  幸运的是,谭乔以前很活跃。可能因为他早年就接触媒体圈,比较早就在使用微博,也经常发微博。我找到他的微博账号,花了大概一个下午和晚上的时间,把他过去十年的微博都看了一遍,从中挑了一些其他媒体还没有报道过的点去提问。这才找到一些其他媒体没有做过的角度可以切进去做,加上谭警官本人故事比较多,给我讲了一些另外的情况,最终顺利出稿。

  总体来说,虽然那篇人物稿,可能深度比不上「人物」或者「剥洋葱」,但好在它能够提供一些信息增量。

  所以如果有小伙伴在前期不知道怎么找选题,或是找不到选题,遇到编辑老师主动在群里报题的话,可以积极地去接。这也是新手比较容易入门的方式。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